天中晚报数字报

2019年04月19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生命是场修行

发布时间:2019-04-19 08:26:25  

□杨

2010年我母亲得了脑出血,出院后就卧床不起。五个兄妹,都要外出务工养家糊口,照顾母亲的责任便落在我和妻子身上。母亲大小便失禁,我只好把床挖个洞,下面放个便盆。每天下班回家,我先把母亲抱起来,把她身上擦洗干净,大小便倒掉,然后洗洗手做饭。很多人会问:这样做的饭还能吃吗?我想说:“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我们更要工作,日子再苦再艰难也要坚强地过下去!”我告诫自己:我不能倒下,病床上的母亲需要我照顾;我不敢倒下,幼儿园的儿子等待我接送;我不会倒下去,因为我是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那么多学生期待着我去上课!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我的青丝变成白发。

母亲的抵抗力越来越差。最后的日子她是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输液经常跑水,家里没有医生,无奈之下,我只好学着给母亲扎针,每次把针头扎向母亲的手,我的心在滴血,钻心般的痛。我不忍心把针扎向母亲,但是我想让母亲活下去……尽管母亲的手上、胳膊上、腿上、脚上布满了针眼,但她每次都面带微笑配合着,微笑背后隐藏着多少疼痛、无奈、酸楚和对延续生命的渴望!“久病成良医”,慢慢的,我也变成了一名“医生”。

母亲频繁地住院,我和妻子心力憔悴、疲惫不堪。每次看病,我抱着母亲上下楼做各种检查,母亲佝偻、瘦小的身体躺在我怀里,就像她抱着小时候的我一样,那时我感到母亲高大、伟岸,此刻我感叹人的生命如此短暂、脆弱!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在自己的哭泣中赤裸裸地来到世上,又在别人的哭声中赤裸裸地离开这个世界。我和母亲又回到了生命的原点,回归自然的本质。

一天晚上,一名同事给我打电话说:“杨华,我家里有事,你替我值夜班吧?”我说:“好,你走吧,我替你顶上。”夜自习放学后,我回到家里给母亲倒一杯水放在床头,给她盖好被子我走了。第二天早上,我值完夜班回到家里,发现母亲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追悔莫及!其实昨晚我有一万个理由可以拒绝同事,因为我的母亲在病危之中。回想那晚我离开家时,母亲说:“别人家的孩子都打伞,你怎么不打伞呀?”我说:“妈妈,没有下雨。”母亲说:“我怎么看见别人家的孩子都打着伞呀?”原来母亲是回光返照!她是带着对孩子无限的牵挂离开了这个世界的!我无法想象母亲在生命的尽头、弥留之际与死神抗挣时的痛苦、孤独、无助和绝望,最后油尽灯枯……

“妈妈,我不在您身边,您能否找到回家的路?”如果母亲在天堂听到我的声音,她一定会原谅我吧。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09-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驻马店网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豫ICP备120237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