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文学

风中笛声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2日08:15:30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柯文铮

三年前,我离开故乡,来到L城求学。

通往学校的路是沿着海边蜿蜒的,有着淡淡的海腥味,能远远地看着船桨搅拌着满是黄沙的海水,微风将航船的笛声映入我的眼帘。道路上散着小碎石,车子颠簸着向前行驶,我却觉得这样反而丰富了车内的温馨。虽说不像旅游,却有着别样的风景。就如王国维所说的“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色也”,同那些行驶在日本伊豆的人拥有的感觉一样吧。

车与航船在不同的路上并行,笛声指引着车向前。没有节奏的笛声像催促又像是玩笑般的警告。我在这条路上匆匆走了三年,笛声也同我邂逅了三载,不知这是天意的巧合,还是彼此的心有灵犀。日久情深,我将它视作老友,对它发过誓,说以后等我有了作为,定邀它一起漫步我们相识的最初。

三年后,我考到了L城的另一所学校。只是并不是我所理想的。报名前我也几度想放弃,去另外一个城市求学。学校与故地相连的是另一条路,这条路两旁高大建筑的身影,一面遮蔽着周遭的矮小事物,另一面反射着太阳的光辉。来往的车辆早已诠释了什么是大城市的繁华与喧嚣,翠绿的公园里熙熙攘攘的人群,总是能在夕阳之下隐约感到些许的快乐。只是,这条路旁没有海。

我不禁犹豫起来,该往哪里走?

忆起一天夜晚,我住在海边小镇。窗外的月光,扩散着淡淡的乳白色的烟雾。更远处的岸边,隐隐约约的是忽明忽暗的渔火。我起身,把失眠的罪过都推到屋外飒飒的寒风所钻过的叶子身上。这样的夜晚,仿佛不是在巴黎,唯有教堂的微光才能在如此百无聊赖的时空里,触及到我内心的点点回忆。我开始径直走向那光源的深处,慢慢发现,在那幢像钟楼一般的建筑里面,嵌着古钢琴的余音。看着被吊灯掩映的黑影,啊!那是贝多芬的《命运》,我能想象那黑白的山脉在白皙的皮肤下跌宕起伏。海风吹得更紧,海面上灯塔的光还在亮着。于是我加快了步伐,黑暗中难免会绊到几粒碎石子,划伤几株新长的草,但我依旧疾步走着。

“呜——”有航船的汽笛声传来。岸边,我忽地久久立着,直到如同那些不畏惧风浪出海的船只,把自己藏身于深夜之中……

指引我的,就是那笛声。

我不知有多久没有听到笛声,没有去感受它与微风交织的气息。但它似乎多次出现在我的梦境,同样渺远,同样一如既往地真切。三年来,笛声不光伴着车子在路上行驶,更是指引着我在求学的道路上一点儿一点儿地往前迈向成功。三年来,有过苦有过痛,有过伤流过泪,曾经无数次地想要放弃,但当心中的笛声响起,一股遏制不住的激情又重新燃起。三年来无论是跑着、走着,还是慢慢地爬行,总是因为有笛声在内心深处的指引而不住前进。

如今,风中的笛声依旧响着,像是催促又像是玩笑般的警告。它存在我的心中,让我在路上一直坚毅无畏,直到兑现我对它的誓言——邀它一起漫步我们相识的最初。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