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新闻首页 > 副刊

无尽的思念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9日08:18:51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父亲离开我已44年了,我最痛心的事就是无处为父亲添坟烧纸,以尽孝心。因为我的父亲在“75·8”特大洪水中被汹涌的洪水卷走。虽然年代久远,但一提起此事,仍是我心中的痛。在清明节来临之际,写下这篇追思的文章,表达我对父亲的深刻怀念。

我的父亲生于1914年,他一生命运坎坷,8岁时失去母亲,跟着守寡的奶奶一起生活。当时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确山县城又驻扎着国民党的部队,他们常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抢劫老百姓,宰杀百姓的牲畜,老百姓的生活很艰难。

1927年4月,杨靖宇带领确山农民举行了大暴动,我的父亲也跟着爷爷参加了此次暴动。第二年,爷爷为了掩护部队撤退牺牲了,年仅35岁。随后国民党对我家搜查,将家里的财产衣物抢劫一空。无奈,父亲只好和奶奶外出流浪,最后在天津跟着一名老中医当学徒,10年后才回到家乡。

我的父亲一生乐于奉献,不求回报。记得1967年中秋节前夕,我的父亲在刘店卫生院当中医,闲暇时,他在院里养了几十箱蜜蜂。一天晚上,忙碌了一天的父亲刚进家,就让我们几个孩子帮他绞蜂蜜。那时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物质稀缺,什么都需要凭票购买。为了让乡亲们在中秋节吃上蜂蜜,父亲这才在院里养蜜蜂。

至今我都记得小院里飘出的香甜味。父亲吩咐我们兄妹每人端着一碗蜂蜜分头往各家各户送,还要求我们不能要乡亲们的东西。乡亲们有的回送我们物品,都被我们拒绝。

1975年8月,父亲在去遂平县我三姐家走亲戚时遇上特大洪水,结果父亲被洪水卷走,从此和我们阴阳两隔。多年来,我们兄妹几个一直不知道父亲长眠何地,也不知道朝那个方向祭拜。多希望父亲能听到我们儿女的呼唤,知道我们对他的思念,也希望他在天堂一切都好。

父亲虽然去世40多年了,但他生前为人淳朴,乐善好施,至今被刘店一带的乡亲们敬仰着、传颂着……

(张妮娃/口述 高琳琳/整理)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