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新闻首页 > 副刊

父亲的烟

发布时间:2008年06月13日09:06:06来源:驻马店日报编辑: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班永威

父亲是位沉默寡言的人,任何事情都放在自己心里。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喜欢抽烟,而且嗜烟如命。我猜想,父亲和烟一定是一对非常要好的朋友,就像人与影子一样形影不离。在外地求学期间和工作后,每次回家总会带上几条各地不同品牌的烟来“孝敬”父亲。我时常想,如果父亲离开了烟,会怎么样?

小时候的我调皮、捣蛋,父亲说东,我说西,总是有一股叛逆的精神在作怪。这还不算什么,最大的毛病就是我不经过父母的同意,私自拿他们的钱来花。因为调皮和拿钱,三天两头的母亲教训我一顿,一月两月的父亲开始实施他的“家法”,让我跪在地上,皮带“伺候”。每次父亲打我的时候,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烟始终叼在父亲的嘴边,从来没有在我挨打的时候点燃过。小时候倔强的我,总是在挨打受不了的时候,才“哇”的一声哭出来。于是,父亲停下来,每次就一句话,想想为什么打你。说完,父亲叼着烟双腿放在桌子上,头靠在椅子上,默默地看着我。“面壁思过”的我总是喜欢偷偷地看看父亲在干什么。一会儿,父亲叼着烟的嘴微微地动了几下,眼神已不再是打我时的凌厉,而是充满了柔和。“收拾”完我后,一副胜利姿态的父亲顺手拿出打火机,“砰”的一声点燃了烟,深深地吸上一口,缓缓地说:“回去睡觉吧,明天还要上课。”

父亲做建筑工作,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他绘图、预算、审核等都是一手完成。好多次,半夜我起床去方便时,总会见到父亲书房里的灯亮着。我悄悄地靠近父亲书房的窗口,悄悄地看着父亲在忙碌。桌子上搁着计算器、橡皮、图纸、尺子等用品,父亲一遍一遍地计算,一遍一遍地画,一遍一遍地擦,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烟则是时而在嘴里叼着,时而在左手中拿着,长长的烟灰洒了一桌。有时候,父亲想要拿起手中的烟抽几口时,却发现烟已经灭了,再点上一根,反反复复着。次日,母亲打扫房间时,桌子上、地面上、烟灰缸里到处是烟灰、烟头,有的烟根本不是抽完的,而是自己燃烧完的。

在我读初二的那年,母亲因食物中毒,在医院里躺了近两天,昏迷不醒。放学后,我急匆匆地赶到母亲的病房,满屋子的烟能把刚进去的人呛出来。“爸,你出去吸吧,你看把人呛的,这样对妈的身体也不好。”我不耐烦地说。父亲出去了,坐在病房的走廊里,父亲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紧皱的双眉似乎可以叼起一根烟。抽完一根烟后的父亲接着拿出一根点上,抽完的烟头被父亲扔在地上用脚使劲地左右来回地“无情”地踩了又踩,然后迈着沉重的步子,把烟头丢入垃圾箱。

两天过后,母亲醒了过来。父亲抽烟的频率更加频繁,但紧皱的双眉终于舒展了,就连抽烟的姿势也轻松了许多。抽烟时不再是低着头狠狠地抽着,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地抽着,吐出的烟气也没有一道“白雾”,只是随着空气逐渐散开,抽着烟的嘴角也微微上扬。依稀记得母亲告诉过我,父亲说他会和她一起走完人生。

如今,我“读懂”了父亲的烟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删除相关内容。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