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新闻首页 > 副刊

我的农民父亲

发布时间:2008年06月16日09:06:58来源:天中晚报编辑: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李永亮(西平县)

      父亲是农民,今年60多岁了。

在我的记忆里,很少见到父亲挂满笑容的脸,整天从早到晚脸上总是副愁苦的样子,无论做什么事总是唯唯诺诺,小心谨慎,但对我们姐弟确有着严格的家规。为此,性情倔 强的我在少年时没少尝皮带抽打的滋味。家里生活虽然比较贫穷,但作为农民的父亲,从没有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让我们姐弟退学,我们也从没有让父亲失望,各类奖状贴满了墙。那年高考过后,由于不忍心再让父亲吃苦作难,我偷偷地藏起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告诉他自己没能考上。父亲让我回学校复读,来年再考,但我没答应。父亲没有说什么,但从父亲的脸上看得出他对我的失望。

年底我偷偷地报名参了军。送行那天,母亲流泪了。父亲则说:“反正在家也不听话,就让部队好好管教他,或许能长点出息,回来以后少操他点心。”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军车启动了,我挥手向亲人依依告别,目光始终没有对着父亲。余光中,我分明看到父亲难过地背过身去。

当兵第二年,我因工作成绩突出,不仅立了功,入了党,还当上了班长,第三年年底转成了士官。我休假踏上了归乡的列车。刚下车,我就从接站的姐姐那里得知,两年多家里变化很大,母亲患腰椎脱节腿疼得不能下地劳动,父亲因劳累患痔疮做了手术,家里欠了一堆外债。踏进家门,望着几间破旧的房屋和凄惨的家境,我心里一阵酸楚。

“爸呢,家里的情况怎么不告诉我呢?”我生气地问道。“孩子,这事不能怪你爹,他怕你分心影响工作。为给你盖房娶媳妇,他没日没夜地干活。天都晌午了,他还在地里锄地呢!”母亲边说边擦眼泪。

“永亮回来了……”不知啥时候,父亲扛着锄头回家了。他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父亲老了很多,头发花白失去了光泽,脸比以前更黑了,皱纹更多了,背驮得更厉害。“爸……”我一阵难过,上前拉住父亲的手。“孩子,以前不愿让你当兵是想让你在家多读书,以后做事少受累。爸很惭愧,没想到你有出息了……”泪光中,我觉得父子之间沟通了许多、许多……我感受到了蕴藏在父亲心底的那份爱。其实,我的心是善良的,他的爱是真挚的,我不该记恨他。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删除相关内容。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