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新闻首页 > 副刊

故乡·阿黄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6日07:12:52来源:驻马店网编辑: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陈宏宾(上蔡县)

 

儿时的故乡,给我带来许多欢乐。欢乐中,一个影子始终缠绕心头,就是我家那条黄狗。

谈起和黄狗的那段情缘,至今让我久久难忘。

我上小学四年级的那年,母亲从姥姥家抱回一只小狗,全身黄色,十分好看。狗刚抱回家,我就爱不释手。这或许与男孩子爱养狗的天性有关。

从此,这只狗就成了我的好朋友,我还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叫阿黄。每次吃饭时,我都会从自己的碗里拿出一部分来喂阿黄。阿黄在我的精心照料下,慢慢长大了。每天放学回家,阿黄都会跑到我身边,围着我摇头摆尾,有时还会在我的脚上嗅来嗅去,讨好我这个小主人。

没事的时候,我总会带着阿黄到村里四处闲逛。我邀几个小伙伴去洗澡,阿黄就会静静地蹲守在岸边,看护着我们的衣服,看着我们尽情地嬉戏玩耍。

狗通人性,狗更知道主人的味道,你还没有走到家,它就能闻到你的气息。说起这来,我和阿黄的感情要回到我上初中那年。

五年级毕业后,我考上了县城的重点中学,离开家去县城求学。离开家也就离开了阿黄。因为不能天天照看阿黄,只有把阿黄托付给母亲。

清楚地记得父亲送我去县城上学的那一幕,阿黄跟随父亲的自行车跑出好远。我下车赶了几次,阿黄才站在那里。等我走好远再回头望去,还能看见阿黄的身影。我也舍不得给我带来欢乐的阿黄。

中秋节学校放假,我喊上同村几个在县城上学的同伴,我们结伴步行回家。一路上都是丰收的景象,还有农民在地里忙碌的身影。刚到村口时,我发现一个熟悉的影子向我们跑来。“阿黄!阿黄!”我丢下同伴跑过去,抱住了阿黄。阿黄用嘴轻轻地咬我的裤腿,我们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在家的几天,不管我到哪里,阿黄总是跟在我身后。

假期过去了,我们几个踏上返城的路,阿黄把我送到村头,蹲在那里,看着我们走远,它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此后的每个周六下午,阿黄都会在村头接我。

有了阿黄,我的童年就有了快乐。我把阿黄当成朋友,虽然它不会说话,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

我领着阿黄到过打麦场,下地逮过野兔……故乡春夏秋冬里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

一件可怕的事,让我伤心许久。

不知道是什么时间,村里突然来了一个偷狗人。不知道他下的什么药,偷走了村里的好多狗。我家阿黄也吃了偷狗人下的药。不过,阿黄机灵,在药劲还没有上来之前,狠狠地咬了偷狗人,然后硬撑着跑回了家,最后倒在我家院子里,嘴里还衔着一些带着血的衣服碎片。

我得知阿黄被药死的消息后,哭了,哭得那么伤心、悲痛,就像有人拿刀子捅我的心。

含着眼泪,我恳求母亲把阿黄交给我来处理,母亲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我把阿黄埋在村北的那棵柳树下面。这里是我儿时经常去洗澡的地方,也是我经常路过的地方,好让阿黄看着我。

第二年,阿黄的坟上长出了一朵狗尾巴草,形状就像阿黄的尾巴。我知道阿黄没有死,它在另一个地方静静地守候着。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