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民俗 > 乡愁风俗

过年的果子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3日07:31:38来源:驻马店网编辑:梁德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王东红

       想起小时候妈妈过年做的果子,我觉得妈妈太精干了。她不但要忙工作,还要忙家务,就这样,过年她还会费工费神地给我们做芝麻灶糖。

       那时候,过年要买灶糖,那一大块一大块厚厚的烧饼状的黄色大灶糖在记忆里很丰厚。但是,父母如何把它们和白芝麻制作成一小薄块一小薄块的芝麻糖,我记忆模糊。只记得妈妈从厨房把一锅排芝麻灶糖端出来,放到高高的柜子上,等着它们冷却。记得父母是做两锅排芝麻灶糖,一锅排大拇指般大的块块,一锅排两指宽的薄片,刚出锅后,就放在那高柜上,被爸爸放上去的一个小风扇吹着。

       记得那时,我站在高柜下面仰头望着那美味,但终因受不了风扇吹的冷嗖嗖的风而跑开。

       妈妈做的灶糖很好吃,黄色的灶糖被熬制成焦金色,麦芽糖醇香的甜加上炒熟的白芝麻香,一口咬上去既甜又脆,我们小孩子很喜欢。只是,我七岁那年妈妈病倒了,这自家做的美味从此就没再吃过。

       父母还会炸两大纸箱鸡蛋果子和麻叶,那纸箱子是妈妈从单位找回来的,非常大。

       鸡蛋果子是发面和鸡蛋揉在一起,放了糖,两个面叶上用刀随意划上两下,稍微一拧,放进滚烫的油锅里,不一会儿,一个漂亮的鸡蛋果子就出来了。麻叶就是发面、芝麻、盐揉在一起,用擀杖擀至薄皮状,东一刀、西一刀,切成不规则的矩形面叶,从油锅里捞出来,就是美味的咸果子了。那满满两大纸箱子果子,直到我们寒假过完上学了还没吃完。一放学回到家,我和姐姐就跑到箱子跟前,先吃上一些鸡蛋果子和麻叶充饥。那箱麻叶总是先吃完,然后就去吃鸡蛋果子,至于妈妈做的芝麻灶糖,早在年里就吃完了。

       小时侯,父母炸年货时,我们小孩子不准在跟前。那时,我天真地问过多次,均被告知是怕小孩子言语无忌,冲撞了“神明”。

       大年初一,主室里、圆桌上已摆放了几个盘子,高高堆放着灶糖、鸡蛋果子、麻叶、瓜子、花生,带着喜洋洋的金贵。爸爸卫校的同事来家里串门,芝麻灶糖最惹人喜欢,有女同事一边捏着灶糖吃,一边夸我爸妈,居然还做的有芝麻糖!我们小孩子,兜里只管装上那大拇指般大小的芝麻灶糖,嘴里含着、嚼着,四下里笑着、闹着,跑来跑去。

       那时候,饺子包了一锅排又一锅排,大鱼一炸一盆,小酥肉、鸡块、牛肉……一盆又一盆,数不胜数。我们兄弟姐妹6个,欢欢喜喜、快快乐乐地嬉闹着,过年真的太好了!

       想起小时侯的年,我就想起妈妈,觉得自己还没长大,还没跟母亲学会如何生活。妈妈是个勤劳、勇敢的人,她过日子的智慧还没悉数教给我,这既是妈妈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