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历史 > 地方文史 > 上蔡

顺阳王墓:至死不渝的爱情见证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0日08:21:24来源:驻马店网编辑:付琳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晚报记者  景中原   /

顺阳王名朱有烜,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孙。他的封地在顺阳(今河南淅川),祖籍为安徽凤阳,皇家陵墓则坐落于南京、北京。那么,顺阳王死后为何没有安葬于与其有着密切关联的故土、封地和皇家陵墓,而是葬于偏僻荒凉的上蔡县重阳街道金井吴村呢?随着近年顺阳王墓的发现与发掘,通过墓志铭中的记载和金井吴村代代相传的历史故事相互印证,揭开了这个神秘的面纱。

reny150730.jpg 

亟待保护的顺阳王墓。

 304082_顺阳王墓内部结构二1.jpg

顺阳王墓内部结构。

reny150732.jpg 

顺阳王墓平剖面图。

1.吴广访友  

为爱女缔结皇家姻缘

“金井吴村,早在600年前叫大吴庄。后来为啥改名叫金井吴了呢?说起这其中的缘由,还得从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之孙——顺阳王朱有烜与本村姑娘吴玉菡之间的一段凄美爱情故事说起。”614日,在上蔡县重阳街道金井吴村,该村村民吴存粮对前来探访顺阳王墓的记者打开了话匣子,娓娓讲述起来。

明洪武年间,大吴庄只有吴姓和朱姓两大户人家。

先说吴姓家族中有一个叫吴广的年轻人,应召从戎后屡建奇功,数年间就官升至汀州卫指挥佥事(秩正四品)。真可谓出人头地,官运亨通。然美中不足的是,他早年丧妻,只有女儿玉菡与他相伴。

再说朱姓家族中有一个叫朱贤保的人,从小就与吴广在一起推铁环、上树、爬墙、捉迷藏,彼此情同手足,亲如同胞。朱贤保长大成人后,刻苦好学,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后经地方官推荐,成为开封周定王朱橚府上的幕僚。

一日,朱贤保闻知,20余年未曾谋面的同村好友吴广从汀州千里回乡,遂念故友之情,便提笔展纸,传书邀吴广到开封相见叙旧。

马蹄奔腾,车轮飞转。不及4日,吴广父女二人便与迎侯在开封南驿站的朱贤保相聚。

初到开封的几日,朱贤保和家人每天陪着吴广父女二人漫游古城,却未敢忘当月老、题红叶之事。

一晚,他借故拜见周定王第三子朱有烜,暗地里将缔姻之事和盘托出。朱有烜听罢大悦,二人便又如此这般地定下了窥视玉菡的花容之计。

两天后,在朱贤保的密约牵线下,吴玉菡和朱有烜相逢于开封铁塔下。二人郎才女貌,一见钟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说话间,二人走过铁塔、越过虹桥,欲往荷亭。正值二人低头卿卿我我、柔情蜜意地互诉衷肠之际,不曾想,在一个花廊转角处,他们与一个年过五旬、头戴明珠冠、足蹬粉底靴步履匆匆的人迎面撞了个满怀。

谁知,这一撞不要紧,日后竟惹出一桩杀子夺媳的悲剧来。

2.见色起意   周定王杀子夺媳

与朱有烜、吴玉菡撞了个满怀的是何人?此乃明太祖朱元璋的第5子,朱有烜之父、镇守开封为藩的周定王朱橚。此时的朱橚,身边的二妃已故,他早想再婚。今日一见有着沉鱼落雁之容、羞花闭月之貌的吴玉菡,他便陡起淫心。

一晚,朱橚差人将儿子朱有烜唤至书房,盘问前几日和他在一起的小女子姓啥名谁,与他是什么关系。朱有烜不敢撒谎,便如实将朱贤保为他牵线做媒之事一一禀告。朱橚听罢沉思片刻说道:“为父前日呈报上奏,太祖准下本来,封你顺阳(今河南淅州)为王。今日洪武三十五年八月八日,你明日启程赴任。”朱有烜不敢辩言,便跪拜谢恩而去。

吴玉菡得口信后啜泣不止,哭得像个泪人。

再说吴广已来开封数日,遂告别朱贤保欲动身离别。朱贤保执意挽留,便说:“令爱玉菡是你的千金,我也当亲生女儿看待。现如今她与有烜的终身大事八字才有一撇,我想让她暂在开封留住,你看可好?”吴广听罢,唤来女儿玉菡,叮嘱再三后便匆匆告别,只身前往汀州。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两个月过去。一日,朱贤保正在庭院观花,忽地有人来传,说是周定王朱橚有请,便急奔周定王府。见到朱橚后,朱贤保慌忙磕头参拜。朱橚忙将他搀起,开口笑道:“闻知你从中牵线搭桥,成就了吾儿有烜与玉菡的天合地配之事。今吾作主,成全美事,佳期已定,明日成婚。”

次日,周定王府张灯结彩,挂红贴喜,笙管齐奏,好不热闹。只见朱橚一袭新装迈步而至,并命喜宴开席。

鼓打三更,前来贺喜赴宴之人早已散尽,吴玉菡影伴孤灯独守洞房。然玉菡性格刚烈,宁死不从,朱橚一时无计可施,便扫兴而去。

翌日,玉菡忍气吞声,捎书远驻宛域西界顺阳的夫君朱有烜,只对他新婚未归怨词询问,并未对公公非礼之事透露半分。朱有烜接信后得知父王已为他完婚的消息后惊讶万分,不敢相信,为探虚实,他不敢有片刻延误,立刻扬鞭催马,急奔开封。

周定王朱橚看儿子回来后整天和儿媳出双入对,形影不离,便心生妒火,暗自定下杀子夺媳之计。一次较量中,朱橚持剑向朱有烜胸口刺去……但吴玉菡用胸护朱有烜,被刺身亡。

玉菡死后两日,朱橚把玉菡安葬在开封南郊,并将噩耗报于远在汀州的吴广。

3.死后同穴   诠释不渝爱情

爱妻玉菡死后的10多年间,任由媒人提亲,朱有烜都心如死灰,发誓此生不会再娶。永乐十三年,忧伤成疾的朱有烜一病不起,他自知寿数将尽,便咬破血指,写下遗书,恳求父王朱橚同意他死后与爱妻玉菡同葬一穴。

朱有烜死后,朱橚自知是自己一时糊涂铸错害媳丧子,很悔恨,便按儿子遗言把朱贤保和吴广召来商议埋葬儿子、儿媳之事。心知内情又善解朱橚之意的朱贤保便说:“顺阳王夫妇二人无子无女,若将他们合葬于开封,每逢清明扫墓,鬼节祭奠,族亲往来多有不便,还增添了王爷睹物思亲的伤心。不如把二人合葬于我和吴广的家乡为好。”朱橚听罢,也正合他意,便点头应允,挥笔斥资迁柩把儿子、儿媳合墓厚葬于上蔡县卧龙岗大吴庄。

大吴庄自安葬了顺阳王朱有烜和其妻吴玉菡后,为什么把村名更改为“金井吴”了呢?这还得从那个时代的丧葬习俗说起。过去宫廷里的王爷和位高爵显的官员及嫔妃死后,其墓葬里的棺床上都要被打上一个孔穴,这个孔穴称为“金井”。其意是,死者的灵魂可从此孔穴连接地气精华,衍生万物。大吴庄的先民们为了沾上几分皇气,遂将“大吴庄”更名为“金井吴”。

“我讲述的这个故事,在金井吴村已代代相传了数百年。但是,村里人老几辈子的人都把它当成了一个虚无的传说。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就在村边的高土封丘下还真有传说中的顺阳王墓。”吴存粮提起他们直到19704月,顺阳王墓被发现发掘后,才从墓志所刻的铭文上证实了这个传说绝非虚构而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时,唏嘘不已地对记者说。

据吴存粮介绍,当年从顺阳王墓出土的众多珍贵文物中,除金人、金壶、金锅、金勺、金项环、金簪、金戒指、金耳环、金镯;银针、银线;龙头白玉碗、婴戏玉坠、白玉鱼坠、白玉桃、玉瓶、玉珠外,还出土了传说中的顺阳王赠于吴玉菡的定情信物——白玉鸳鸯。

4.顺阳王墓   现状堪忧亟待保护

顺阳王墓是一座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的地下陵寝。墓门向南,从南至北依次为墓道、甬道、前室、中室、后室,由左右耳室组成,全长28.31米。

现存前室北侧、中室北侧及左右耳室甬道内,各有一对石制而成的石门轴。耳室位于中室两侧形状相同,呈正方形,长2.9米、高4.1米,均为东西拱券式。后室东西北三壁各有一个壁龛,其中两侧壁龛左右相对,大小相同,均长0.7米、高0.89米、深0.5米,后壁壁龛较大,宽1米、高1.1米、深0.5米。后室和两耳室各有棺床一个,其中后室棺床位于正中,左右耳室棺床与耳室大小相等。

墓室地面用青石方砖砌成,墓壁和墓顶为长方形青砖垒砌。

据该所工作人员介绍,顺阳王墓墓室总面积为224平方米,规模宏大,结构完整,是研究明代墓葬结构和丧葬习俗的重要资料。

顺阳王墓出土的随葬品较多,且造型精美,其中的金银玉器,对研究明代王室贵族生活、用具、美术、乐舞等都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顺阳王墓出土的墓志铭,不仅为研究《明史》提供了较为翔实的材料,还对《明史》起到了补充作用。如顺阳王朱有烜出生死亡时间、死因《明史》上均无记载,出土的墓志铭填补了这一空白。

“顺阳王墓自1970年被发掘后,因缺乏相应的保护措施,现已损毁严重。”吴存粮告诉记者,该墓葬每遇雨天,雨水就会顺着地势较低的墓道和洞开的墓室大门灌入墓室中,致使现在墓室中一直积水不断,淤泥厚积。加之墓冢封土曾被村民挖取已至砖砌墓顶,长年的风刮日晒雨淋,已让这座古墓葬面临消失的危险。他希望有关部门行动起来,维修保护好这座珍贵的地下文物。

时光悠悠,顺阳王墓历经风雨500多载。看到这座古墓葬,世人仿佛回到了那个离我们久远的年代,看到了璀璨的中华文明。对这座弥足珍贵,不可再生的,具有很高的历史、科学、学术、工艺研究价值的地下文物,我们有责任保护好,把它留给子孙后代。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删除相关内容。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