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历史 > 事件

张学良与蒋经国的交往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7日08:31:09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daih190124.jpg

蒋经国和张学良夫妇在一起。

daih190123.jpg

张学良北投故居内,挂着1960年蒋经国看望张学良的合影。

研究张学良的人,多会关注他与蒋介石长达半个世纪的恩怨纠葛,而张学良与蒋经国的交往情况却鲜为人知。事实上,不论是通读张学良的口述历史,还是翻阅其幽禁日记,都可以看到,在同蒋氏父子的交往中,与蒋介石之间近半个世纪的爱恨情仇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他与蒋经国情同手足的密切往来。

西安事变后同在溪口未谋面

1925年,蒋经国前往苏联留学,学习期满后他虽多次要求回国,却未获批准。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两党实现合作共同抗日。促使蒋经国回国,成了苏联政府对国共合作、中苏友好的一个“献礼”。1937年3月25日,蒋经国携妻儿踏上归途。

归国后的蒋经国奉父命回溪口,蒋介石为改变蒋经国“布尔什维克”的意识形态,灌输三民主义、儒家思想,给他请了古文功底深厚、熟读四书五经的名士徐道邻任老师。而被蒋介石幽禁的张学良亦于同年1月从南京转押至溪口,奉蒋之命读“完人之范,民族主义,和国儒学案”。这样,两个因西安事变而结缘的人,奉同一人之命在溪口成为“同窗”。

两人同在溪口半年之久,却从未谋面。在晚年口述历史过程中,张学良提到:“我本来想跟他见见面。他说不方便。”对蒋经国拒绝见面的理由,张学良有自己的见解:“我有左倾嫌疑,他是正式声明脱离共产党后从香港回国的。”对此,张学良表示理解:“他这很懂事。”

一直到1949年的端午节,蒋氏父子前往高雄要塞过节,张学良恰巧被囚于此地。张学良再次萌生见蒋经国之意,但蒋经国不敢在此颓丧之时忤逆父亲,故采取不见之策。但是两人在身份、背景、经历和性格等方面的相似之处,又让蒋经国对张学良极为欣赏。因而,负责看管张学良的刘乙光带回一个令他宽慰的消息,张学良在日记中写道:“下午老刘告知他见过蒋先生和经国,并把大概的情况谈了谈,又言蒋经国对我印象很好。”

初次见面后送给张学良一辆汽车

1950年3月21日,蒋经国被正式任命为“国防部总政战部主任”,长期负责“管束”张学良的保安处也归其管辖。

1956年底,蒋介石撰写《苏俄在中国》一书,为了解西安事变全部经过,他让张学良“写一篇西安事变同共产党‘勾结’经过的事实”。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张学良为求自由,多次迎合蒋之要求,写下了一些对西安事变和中国共产党态度的文字。

正是由于他的违心“屈服”,换来了蒋介石态度的改变,也让蒋经国与之交往成为可能。1957年6月13日,蒋经国“托老刘带来芒果一篓”。收到芒果,张学良连夜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感谢信。同月,蒋经国让张学良写些读《苏俄在中国》的感想,“把西安事变加进去,以便公表”。仅用5天时间,张学良便完成了这篇“奉命之作”。

1958年,张学良主动请缨写就《坦述西安事变痛苦的教训敬告世人》一书,由刘乙光转交蒋经国。张学良“反俄反共”的这篇文章打动了蒋经国,他让刘乙光转告张,张对此写道:“我所写的东西他已看过,甚为感动,已呈老先生矣。”鉴于张学良这两年频繁写作,眼睛出现问题,蒋经国再开绿灯,让他移至台北医治眼疾,并手赠红酒两瓶。

10月17日,张学良到达台北一月之后,终于迎来他与蒋经国的初次见面。张学良在台北治病期间,适逢中秋节,蒋还专程送来节日礼品,红酒、月饼、香水、年糕、火腿等物。张学良向来深谙礼尚往来之道,回赠以蜀刻(明版)的陈寿《三国志》及女式睡衣、洋兰。此后不久,“经国送汽车一辆”,以方便张学良外出。

为张学良祝寿“互约称兄弟”

1960年,在宋美龄、蒋经国合力作用之下,张学良得以迁居繁华的台北。这一年5月,蒋经国亲自上门为张学良设宴祝寿,两人还“互约称兄弟”。此后的几年间,不论工作多么忙,蒋经国总是抽空去看望张学良或是约张学良和赵四小姐到他的官邸小聚,吃点小菜,喝点小酒。两人也常常相约去登山、钓鱼,一起谈历史、谈民国掌故、谈名人逸闻。正如张学良晚年回忆:“那时,蒋经国还没做大的事情,我们俩经常在一块儿随便扯,谈的内容与政治没有多大关系。”

为让张学良住得更舒适些,蒋经国还亲自出面为张学良选址建房。北投住宅建成后,“经国先生送来沙发一套为迁居礼物”。没过几天,他又送来一份真正的大礼,张学良写道:“尔后通信,电话,自由使用,凡来见之客,无人陪坐,宅中用人由余支配(但未讲雇用事由谁),欲见之人,请我开一名单。余出名单,彼仅去一人,叫我交给老刘。”此后,张学良确实比之前自由不少,可以自由地与张大千、张群、王新衡等人聚会往来,可以随意外出游玩、下馆子,在台的亲属亦可在节日相见聚首了。

张学良是一至情至义之人,蒋经国如此待他,他对蒋经国是心存感激的。在蒋经国仕途一帆风顺之时,他适时委婉提出,鉴于蒋经国身份和工作的繁忙,也为避免给蒋经国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希望日后减少彼此间的交往。在其坚持之下,两人达成“君子协定”:每半年会面一次,有事可通过电话随时联系。

特意安排张学良赴金门游览

蒋经国不仅对张学良采取宽容政策,还为张学良创造回归社会的机会。1979年10月5日,张学良受邀参加“总统府”中秋茶会。这是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介石幽禁以来,一般公众们第一次获悉张学良成为蒋家的客人。5天之后,张学良受蒋经国之邀参加了“双十”节阅兵仪式,其位置是主席台右侧的中央区贵宾席第九排。人们纷纷猜测,蒋氏家族与张学良之间已经泯尽仇怨,握手言欢。

张学良曾多次提出“惟一想再践故土尔”,蒋经国一直记得挚友的这一心愿,于是他特意安排张学良赴离大陆最近的金门游览。这是张学良在远离祖国大陆30多年后,用望远镜第一次深情地眺望了大陆的那片热土,也算圆了他多年的未了心愿。民间和军方媒体以及美国中文媒体都报道了这次访问,其中一篇文章还刊登了一幅题为《张学良眺望故乡山河》的相片。

此后,张学良的日记中关于蒋经国的记载几乎没有,直到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去世,第二天一早,张学良就“到荣总向经国灵堂行礼”。台湾《自立早报》对此进行了报道:“张学良是老了,步入灵堂后,脸上表情哀伤凝重,他在经国先生灵前深深鞠躬。就在这弯腰顿首间,多多少少纠缠的历史恩怨,从此云淡风轻,留存少帅心中默默蒸发。”蒋经国的过世,让张学良异常难过。他晚年经常说:“蒋经国死的时候,我很难过”,“经国先生对我很好”。对蒋经国的评价,也不像对蒋介石那样尖刻,而是颇多赞美。

(摘自《百年潮》 康艳华/文)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删除相关内容。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