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历史 > 事件

三大战役胜利的密码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3日08:35:01来源:驻马店网编辑:闫继华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wangy18124.jpgwangy18124.jpg

淮海战役五前委,左起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

70年前的秋天,波澜壮阔的三大战役拉开帷幕。从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三大战役奠定了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尽管毛泽东深知,最终的胜利必将属于人民,但在西柏坡的他,当时并没有想到胜利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总结三大战役的胜利,毛泽东说,道理很简单,这就是因为蒋介石发动的战争是反人民的,是非正义的,人民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人民也反对他再继续残酷地剥削人民、压迫人民。

共产党用人不疑

蒋介石猜忌军事主官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九纵直插辽宁义县城南。对手并非无名之辈。时为“东北剿总”总司令的是卫立煌。卫立煌抗战时远征缅甸屡立战功,战后以赴美考察的名义远避内战,直到1947年秋,蒋介石发出急电要他回国。

国共双方都在调兵遣将。只是中国共产党方面用人不疑,在军事上暂时处于下风的情况下,也并没有撤换军事主官。而国民党方面,蒋介石一方面猜忌军事主官杜聿明,撤了换心腹陈诚,陈诚被前方官兵恶怼后换卫立煌,卫立煌顶不住又换回杜聿明,最终换回的是民心尽失、军心尽失。

以卫立煌为例。孙中山的卫士出身,北伐时英勇沉毅。但就因抗战时与八路军协同抗战,被蒋介石认为偏袒八路,被剥夺军权,遭暗中监视。1942年,蒋要派出远征军出国作战时,才想起卫立煌。可在重庆待命时卫立煌又被人告发通共,再次被晾在一边。直到1943年,他才接替陈诚入缅作战。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派杜聿明主管东北军政。杜聿明非常卖力,让东北民主联军吃了不少苦头。可在1947年开始的东北民主联军铁拳攻势下,身心俱乏不得不进行手术的杜聿明离开东北去上海治病。此时东北民主联军主动撤退,解了四平之围。蒋介石感觉东北胜利有望,再派心腹陈诚北上,那意思无疑是奔着摘杜聿明的“胜利果实”而去。可惜陈诚一败涂地。危急关头,病榻上的杜聿明根本无力前往东北。此时,蒋介石又想起卫立煌。

蒋介石任人唯亲

国军将领纷纷起义

1948年,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分为东北军区和东北野战军。根据毛泽东确立的辽沈战役作战方针,东北野战军制订了相应的作战计划,该计划分两步实施:第一步,以奔袭动作歼灭义县及北宁线各据点的敌人,切断山海关内外国民党军之联系。第二步,集中兵力攻取锦州和打击增援之敌。

国民党方面,尽管有美国支持的飞机来运送部队,但进入东北的部队派系林立。以据守长春的国民党军为例。主要是新7军和第60军。其中新7军是蒋介石的嫡系主力,而第60军来自云南,是滇系地方部队。这支部队驻守长春时,曾经的“云南王”龙云早已被蒋介石削去兵权。在长春被围时,第60军穿着从云南一路行来的单衣单裤,看着空投物资只投放到新7军阵地。解放军派人去谈判。军长曾泽生率第60军阵前起义。

1948年11月8日,淮海战役打响第三天,驻徐州贾汪地区国民党“第三绥靖区”所属部队,由副司令官张克侠、何基沣率2.3万名官兵起义。毛泽东对此评价,59军和77军起义是淮海战役的第一个大胜利。华东野战军总指挥粟裕后来说:“我南下部队如在贾汪耽误4个小时,黄百韬就可以退到徐州,那战局就不一样了。”

在三大战役期间,最举世瞩目的起义来自北平。

1949年1月22日,国民党军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和华北“剿总”副司令邓宝珊率北平城内的25万余国民党军起义,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回顾傅作义之起义,尽管很大程度上因为天津失守,傅系的主力部队35军被歼,守将陈长捷做了俘虏,但另一大原因在于他根本不相信蒋介石。

蒋介石曾提出,要傅作义放弃北平,率军南下巩固中原防线。可出身于西北军的傅作义感到,如果自己南下,将很可能落得与杨虎城一样的下场。

在蒋介石发动内战之初,蒋介石亦在想方设法精简整编部队。可他精简的总是非嫡系部队,整编扩大的总是嫡系部队。这最终导致军心不稳,特别是各部队高级军官的军心不稳。部队不解决“为谁打仗”的问题,这仗,还怎么打?

解放军统一指挥

国民党军各自为战

辽沈战役结束前一天,南线一场规模空前的以徐州地区为中心的淮海战役打响了。

这里集结的国民党军队,总兵力达80万人。其中包括第5军和第18军这两支全部美式装备的主力,这也是国民党在关内战斗力最强的两支精锐部队。人民解放军投入这次战役的,连同地方武装共60多万人。虽然辽沈战役后全国范围内解放军在数量上已占优势,但在淮海战场,国民党军队在数量上仍占优势。

解放军又是如何做到以少胜多的呢?首先,还是各部队统一指挥,齐心协力。

1948年3月23日,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原局管辖津浦路东陇海路南包括豫、陕、鄂整个地区,统一该区党政军民一切工作之领导”,且“陈毅、邓子恢同志加入中原局”。解放军在淮海战场,无论是华东野战军,还是中原野战军,包括地方部队,都是统一指挥。

而国民党方面,蒋介石为了分权,硬是在此设立了“华中剿总”和“徐州剿总”,而让刘峙担任更重要的“华东剿总”司令长官。人称“小诸葛”兼任“华中剿总”司令长官的白崇禧,怎会将刘峙放在眼里?国民党军80万大军各自为战。

小推车“推”出

淮海战役的胜利

陈毅元帅曾说过:“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用小推车推出来的。”解放军打到哪里,支前民众的小推车就把粮食推到哪里。

位于徐州的淮海战役纪念馆有这样两件展品。第一件是一张布满弹痕和勇士血迹的门板。1948年11月15日,中野三纵某部七连在突破宿县西门的战斗中,用老百姓支援的门板、木料,在三丈多宽的护城河上强行架桥,使攻击部队快速通过,全歼国民党军1.2万余人。时任中原野战军六纵17旅50团宣传股长的杨志回忆,当打完淮海战役,解放军转移时发现,周围五十公里的所有村庄,家家户户都没了门板。

第二件是一辆从车架到车轮全木头的独轮车,为泗水县模范运输团运粮功劳车。纪念馆展出卡片上写道:“该运输团一次接受了6天运粮4.5万公斤的任务,结果3天就运粮5.6万公斤,提前3天超额1万公斤完成任务。”淮海战役中,支前的大小车共计88.1万辆,可以从南京并排两行排到北京。为了支援解放军做工事所需要的木头,有人把自家老人们准备的棺材都抬来了,解放军就用它们支撑起了密密麻麻的掩体、交通沟。

组织担架队抢运伤员,是支前工作中的一项艰巨任务。宿县民工董万仲,支前前一天母亲去世,他毅然带领中队参加支前,该支队共去前线战壕1201次,抢救伤员856人,运送战士遗体355具。

人民群众还和地方武装一起破坏敌人的运输和通信。在战役第一阶段,国民党第100军向徐州撤退时,江淮军区地方武装以1个连配合侦察队消灭敌先头部队1个连,使其全军不敢西撤,后其被解放军主力部队赶上消灭。随着战役的胜利,许多国民党官兵溃散逃窜,人民群众立即积极行动起来,布下了抓捕逃兵的天罗地网。杜聿明就是被宿县张老庄农民段庆香发现后抓获的。

整个淮海战役,支前民工——包括随军民工、二线转运民工和后方临时民工,共543万人。如果算上这一支力量,敌我双方实力早已失衡,人民的胜利实属必然。

南京城失望弥漫

北平城和平解放

1949年元旦,南京长江路总统府内张灯结彩,漂亮的服务小姐在会客厅里穿梭,一派忙碌的节日气氛。

面对前来参加新年团拜会的副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长孙科、立法院长童冠贤、监察院长于右任、总统府秘书长吴忠信,以及张群、张治中、邵力子、陈立夫、谷正纲、张道藩等60多人,蒋介石肃立在大厅的讲台上,慢条斯理地说道:“值此辞旧迎新之际,中正祝诸位同仁身体康泰、生活幸福……”

接着,蒋介石神情黯然地宣读了《新年文告》。尽管其“自诫”道“中正个人领导无方,举措失当,有负国民付托之重”,但他马上推卸战争责任,说什么“政治商谈目的固在于和平,即动员戡乱之目的亦在于和平”,为自己唱赞歌。接下来又暗示自己会下野。

南京城里,关心时局的人们在读了此《新年文告》后,无不大失所望。洋洋洒洒数千言,无半分和谈之诚意,唯见推脱内战责任之用心。

在此之前,在西柏坡,毛泽东于1948年12月30日写就《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开头是这样的——“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在文中,毛泽东历数内战之初,“国民党反动政府在发动反革命战争的时候,他们军队的数量等于人民解放军的三倍半,他们军队的装备和人力物力的资源,更是远远地超过了人民解放军”,而通过战争洗礼,“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国民党的主力在长江以北被消灭的结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军今后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的作战。”

此时的傅作义,正与中共秘密谈判。但他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

1949年1月1日,毛泽东发给北平前线的电报指出:“你们应抓住时机,认真进行傅作义的工作”,同时指示“傅氏反共甚久,我方不能不将他列为战犯。傅氏立此一大功,我们就有理由赦免其战犯罪责,并保存其部属”“傅氏此次不去南京是对的,今后亦不应去南京,否则有被蒋介石扣留的危险” 等六条意见。毛泽东的这六条意见,傅作义听后思想震动极大,虽然未下决心,但终究向和平的方向迈出了一步。

这一天,北平市军管会和北平市人民政府在北平郊区成立,叶剑英任军管会主任兼北平市长。这也预示着,中共有决心做通傅作义的工作。在《将革命进行到底》中,毛泽东写道:“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

回望70年前的三大战役,国民党军在战场上遭到覆灭性的失败,而人民解放军因为人民的支持,赢得最后的胜利。

(摘自《新民周刊》 姜浩峰/文)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