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回望乡村

消失的胶卷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04日08:29:28来源:驻马店网编辑:杨珊珊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王太广

老朋友见面,我从柜子里搬出几本厚厚的影集和胶片集,回忆起我对胶卷往事的记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人照相比较困难。到初中毕业时,为了照一张毕业像,星期天一大早就起床,赶到驻马店(镇)火车站西边的红旗照相馆。由于人太多,买了票再排号,一直等到中午十二时才轮到。我刚往凳子上一座,几盏大灯同时打开,灼热的光照在身上,头上直冒汗。摄影师傅一头钻进披有红布的相机里对我喊:“放松点,别紧张,微笑一点,看这边……”我依然神情木讷,双眼直视,呆若木鸡,双唇不知该张该合。摄影师傅看照相的人太多,就不再说话了,只见他一手捏着控制快门的气囊,“咔嚓”一声之后对我说:“好了!”随即把灯一关,让我站起。我在两星期的焦急等待中,一直想着自己的照片该是什么样子。当我把照片取出来一看,果然头发不整齐,嘴唇似张非张,表情呆板。我又反复观察胶片,感到很稀奇。凡是照片上暗的地方,胶片则亮;凡是照片上颜色浅的地方,胶片则暗。从那以后,我没事就从纸袋里掏出来认真观看胶片,反复琢磨,以探究竟,但始终没悟出个所以然。

年轻人照相容易,无非是跑跑腿而已,老年人可就难了,有许多农村老人一辈子都没照过相,我爷爷就是其中之一。1974年春天,汝南县国营照相馆有两位年轻人下乡流动照相,当转到我们村时,我就借此机会让他们给爷爷照了一张像。农村的家院比较杂乱,照相的师傅说,背景不能显土坯、砖墙、墙角、树木、树荫等,我让他们到村头去,他们又嫌太远。我只好进屋找一块深蓝色的棉被单和另一位照相师傅举着,才让爷爷把像照完。他们用的是120相机拍的,加洗两张6寸照片。我参加工作后,又用这个胶片加洗成一张一尺二的,放在我家的大镜框里永久保存。

19848月,我调到汝南县委宣传部,专门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开始给我配的是一架上海产的“海鸥牌120照相机,用的是公元牌胶卷,虽然感光度一般,但颗粒效果细腻,解像力比较高。后来又换成了“135富士卡”照相机,使用的多是“依尔福”和“柯达”牌胶卷,这两种胶卷的颗粒细、锐度高和显影速度快,曝光宽容度和影调都使用了平衡的乳剂层,与其它胶卷有较大优势。宣传部干事付维松从事了多年新闻摄影工作,他不仅给我介绍了照相机的原理、结构、性能、特征,还讲解了如何调焦距、光圈、速度,如何按快门,如何装胶卷、倒胶卷、取胶卷、冲胶卷,如何使用显影粉、定影粉。如何洗印照片、放大照片、上光板以及切割相纸等技术。暗室里的铁丝下,经常挂着我们几个冲洗过的一条条胶卷。胶卷晾干后,再把胶卷底片置于放大机上放大,而后把相纸先后放入显影液、定影液中,最后在上光板上燥干。这些程序做完,大都到次日凌晨3时了,才拖着疲倦的身子睡觉。

我第一次按快门是与付维松一起到宿鸭湖渔业生产公司采访。我们骑着自行车到了鱼苗繁殖场,看到渔业职工穿着皮衣在繁化池里捞鱼苗,准备投放到宿鸭湖水库里。付维松看到这一场面,把自行车就地一扎,脱下裤子和鞋袜,举着照相机就下水了。我被他这一举动感染了,顺势抓拍了一张,取名为《深入采访》。这幅照片很快被刊登在《新闻战线》《河南日报通讯》等有关报刊上,由此激发了我喜爱摄影和冲洗照片的热情。

那时候,拥有照相机的人很少,玩照相机挺风光,很开心,但也有不细心、出问题的情况。我整天骑着自行车外出采访,车后边的架子上放着摄影包。只要看到农贸市场、收割粮食、粮油加工、水利工地、美丽风景等场面,就停下来拿出相机拍摄。拍完一卷就倒出来,再装新胶卷。摄影包里的黑白胶卷一直保持有好几盒,是够用的。有一次我以为安上了胶卷,结果没有挂上,等相机上显示了36张后,一倒胶卷,感到很轻,打开相机一看,原来胶卷根本就没有挂上。等于白跑了一天,浪费了许多精力和感情,失去了许多美丽的瞬间,也耽误了发稿的机会,虽然领导没说什么,但是自己感到很惭愧。

后来有了彩色胶卷,每卷照完后自己不用冲洗,直接到驻马店艳芳彩色扩印中心扩印。随着照片的增多,保存胶卷也成了问题。我开始是把每个胶卷卷成一卷,而后仍放回到原塑胶盒里,上面用纸条写上拍摄的主要内容。后来,感到寻找时不方便,又专门买保存胶卷的集子。那上面是每6个胶片为一行,一页弄6行,正好装满一个胶卷的胶片。方便多了,一本装不下,我又买了几本,啥时候找基本上能看到胶片的轮廓。随着数码相机的出现,手机拍摄功能的提高,拍照更方便了。拍照时自动调焦,无需胶卷。每张照片只需存储在小小的内存卡里,回头上传到电脑里就可以迅速打印、发电子邮件和永久保存了。

胶卷的真实影像、时间定格的过程就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充满等待和期盼、充满奢侈与时髦、充满温馨和纯美,这就是胶卷在那个时代的特有魅力。

免责声明:

1、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 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本网将及时处理。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