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三农法治科技移动政务生活微V第一时间论文民生大喇叭市长热线河南天中国际
首页 > 文化网 > 回望乡村

皂 角 树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08:37:26来源:驻马店网编辑:周伟杰 放大 缩小 默认

发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订阅《驻马店手机报》,每天1毛钱,无GPRS流量费。

 □王太广

皂角树生长在我的记忆深处,扎根在我幼年的生活土壤里。

在楼房庄南侧的河岸边,有一棵很古老的皂角树,树干很粗,一个人都抱不住。锯齿形的绿叶油光发亮,叶色苍翠,浓而不密,娇而不媚。树高擎天,树冠如盖,郁郁葱葱,整个树形就像撑在空中的一把巨大绿伞,为乡亲们遮风挡雨蔽日。从四面八方成群飞来的鸟雀在树枝间筑起鸟窝,栖息安家,叽叽喳喳,谈情说爱,繁衍后代。那鸟雀发出不同的叫声,百鸟和鸣,婉转悠扬,令人百听不厌。

每年立夏时分,皂角树盛开着极小的五瓣黄花,密密匝匝,香气四溢,招来成群的蜜蜂嘤嘤嗡嗡地赶来凑热闹,无数只花蝴蝶环绕着树冠翩翩飞舞,宛若一幅多姿多彩、活色生香的优美画卷。一串串红彤彤的,像用山楂做成的冰糖葫芦。皂角树上红褐色的细刺和嫩皂角生长很快,在细小的树叶衬托下煞是好看。树冠高而大,叶子稠而密。虽然经受烈日的曝晒、狂风的肆虐、雷电的击打,皂角树依然挺直伟岸、巍然屹立,焕发出勃勃生机。

初秋,嫩黄的皂角一大串一大串地像长豆角似的缀满枝条。深秋,飘零的秋叶无声地向人们表白着它的归宿,树上翠绿扁长的皂角变得紫黑油亮,形如刀鞘,扁平如豆荚,在瑟瑟秋风里摇来晃去,如同一把把刀片哗哗作响,庆贺丰收。

冬天到了,皂叶落光了,皂角树上光秃秃的树枝随风摇曳,一条条向空中延伸的枝干,像一群踏歌起舞的艺术家灵活的臂膀和放大的手指,尽情地向人们表演着刚健有力的舞姿。

我们班的同学倪小兵,他家住在皂角树旁。我每天喊着他一同上学。听倪小兵说,这棵皂角树是他老太儿亲手栽植的,经过浇水、松土、施肥,精心呵护,皂角树才一天天长高长粗长成这么大。他还说,一串串皂角象征着多子多福,是男婚女嫁的吉祥物。谁家的姑娘出嫁,都要在板箱和棉被里放几串皂角。谁家的孩有了病灾,就会在皂角树的枝头系上一根红布条儿。红布条儿在风中飘动,全庄便充满了吉祥。皂角树不仅是庄里人祈福驱灾的寄托,三年困难时期,皂叶和着黑面还成了人们充饥的食物。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一度出现物资匮乏,买不到肥皂,洗衣服成了难事儿。倪小兵的母亲王花妮让大儿子倪留福将镰刀绑在长竹杆上,钩住皂角用力往下拉,一只只皂角就噼里啪啦落下来,她把皂角收集起来,分给庄里的妇女和姑娘用来洗衣服。有一次,俺庄的剃头匠丁运增到楼房庄给小孩儿剃头时,王花妮把皂角研成碎末,往孩子头上一撒,比用香皂洗还干净还松软。俺庄的李国民在玩耍中胳膊脱臼,王花妮两手一捏,重新接上骨骼,给疼痛处涂上皂汁,用手拍几下,胳膊很快就好了。我带着神奇问王花妮大娘是怎么回事?她说,皂角树的叶、根、皮都是中药,皂角能化食开胃、治疗便秘。如果把皂刺熬成汤药,让坐月子的妇女连洗带喝,能治好血崩症;如果鼻子不通时,弄粒皂角籽放到鼻孔里,很快就喷嚏连连;如果把皂籽和皂树皮放到清水里浸泡,捣碎后撒些盐搅匀,能为大人和小孩儿治疗毒疮;如果骡、马、牛、驴伤了腿蹄,抓把捣烂的皂药来回揉抹几遍,肿痛就消失了。

从此,每次路过皂角树时,我都会对这棵神奇的老树凝视伫立。还有很多人像我一样对皂角树顶礼膜拜。烈日炎炎的盛夏,人们酷热难耐,纷纷聚集在高大的皂角树下纳凉,皂角树像周公吐哺一样,向人们敞开博大的绿色情怀,广散丝丝的凉意。人们围坐在皂角树下谈天说地、嬉笑打趣,微风吹过,凉凉的很是惬意。

在那贫穷的岁月里,皂角是人们洗涤衣物、冲洗头发的宝物。有一次,倪小兵给了我几串皂角。我母亲将几根皂角捣碎,用棉布包着,放进准备洗涤的衣服里,用棒槌反复敲打,用力搓揉后,衣服上很快泛起了许许多多白色的泡沫。在河水里涮几下衣服就干净了。洗过晾干的衣服,散发着一股特别的自然清香。母亲在清澈的河水中涮洗时,把皂荚里面的皂角籽剥去白皮在水中一涮,填进我的嘴里,感觉有点像牛筋,久嚼不烂,既止饿又解馋。

皂角能洗衣服的事儿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班主任张彩俊老师整天精神饱满,衬衣领子干净,头发总是梳得一丝不乱,颜面也修得白皙。他特别注重衣着,即便是旧衣服,也能穿出干净板正的效果。整个人显得那么清爽,身上还有着一股隐隐的暗香。相比之下,我们男同学大多是蓬头垢面。有一次,张老师在班里对同学们讲:“学生学生,头发要干净。”大个子邱常法反驳说:“我们没有肥皂洗头。”张老师出一个谜语让他猜:“一棵树,高又高,上头挂着千把刀。”他话音刚落,我就说:“是皂角树。”张老师笑笑说:“对!皂角富含胰皂质,是洗头发的好东西。”说到皂角,大家都知道,是皂角树的果实。虽然学校西侧有一棵,公社卫生院里有一棵,楼房庄南侧有一棵,但平时却很难想到它们。因为皂角长得虬曲丑陋,满身芒刺,一点也不美,而且一到深秋,叶子和皂角纷纷掉落。张老师为此给我们布置一道课外作业,放学后去捡皂角。我们班的同学三三两两分别到不同的皂角树下捡皂角,像宝贝一样带回家,晒干,收藏起来,节俭着使用。我把几个皂角放到水盆里,水慢慢地呈现浑黄。我皱起了眉头,难道它能化解身上的油垢,能舒展皮肤,能洗去衣服上的脏东西吗?张老师的回答是肯定的。

我长大后,很少再到皂角树下玩了。参加工作后,有一次回故乡,路过楼房庄,那棵皂角树不见了踪影。一打听,才知道人们的生活条件改善后,没有人用皂角洗衣服了。改革开放后,人们都忙起来了,很少有人坐到皂角树下聊天,皂角树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了。楼房庄有一户农家为盖新房子,就把那棵皂角树伐了。

望着那一处空白之地,我心中似乎还有需要洗涤的地方,真想再用皂角洗一洗呀。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本网将及时删除相关内容。邮箱:zmdrbwz@163.com

2、驻马店网委托李中海律师13938357069 、 张万俊律师13839933168为本网站法律顾问,处理本网站相关法律事宜。